肃川_

看這裡。
cn林北逸/sw
主es/cp/陽炎
es敬人凪砂leo推,零晃晃零英敬英涉是雷點
cpEJ推,很ooc的東西是雷點
陽炎kido推,主shinkano,沒有雷點
Q2454416069,如果要加請說明從哪裡來
請多指教。

「喂、你這傢夥真是超煩的啊…!」

熟悉的聲音又從耳邊響起,杏覺得雨來的十分及時.在她淚水滑落臉頰的那刻.
從此以後,就再也不能看到他的臉了.

「你在這裡待著,我上臺去了喔?」
杏向泉點點頭,有點恐懼的握緊了雙手.聽到熟悉的BGM嚮起.杏躲在幕後看著Knight的演出.
「姐姐大人——」
从杏的背後傳來一個聲音.是司的聲音.杏回頭看了看跑的滿頭大汗的司.杏準備把手帕拿出給他時,他卻拉起杏的手往舞臺上跑.
「誒,誒?!怎麼了嗎??為什麼要拉著我啊——」
「Shh——姐姐大人請保持quiet!現在需要你上場!」

『上場?』
杏一邊跑一邊想著自己當時寫的企劃書.
『不對啊!我沒說我要上場啊!!』

「啊…瀨醬、小杏他們來了.」
凜月看了看跑上臺的杏,像安慰似的摸摸她的頭頂.「嗯…很舒服呢~」杏的臉本來就紅,於是變得越來越紅了.
「喂、在場的人都給我聽好了!這傢夥就是我們Knight的製作人!都明白了嗎?」
杏的左手被瀨名泉高高舉起,杏低著頭不敢說話像一隻兔子.

臺下一片騷動,泉卻心滿意足的看著臺下的人,當他看到杏往下的嘴角抽了抽時已經晚了.杏緊緊的握著自己的衣服,想要跑下舞臺.

——卻被泉一把拉住.並且隨著Kn完成了畢業之前最後一場演出.

「好了,演出也結束了.那你就在這裡吧.」

瀨名下臺以後板著臉一把甩開杏的手.杏有些不知所措.瀨名看了看氣氛於是冷笑了幾聲.

「區區一個製作人,你在想什麼啊?」

瀨名開始心滿意足的說起來.這不是長篇大論的說教,但是話語苛刻的可以讓人立馬掉下眼淚.

「…嗚。」

哽咽聲充滿了委屈,自暴自棄和悲傷的情緒.杏越哭越凶,等她哭完以後,瀨名也不知道跑到了什麼地方.窗外淅淅瀝瀝的下著雨,杏沒有帶傘,慢慢的走出了學院.

「前輩真是過分啊。」

杏握緊拳頭,又慢慢鬆開.她擦乾眼淚,但是雨點還是觸不及防的落在她的臉上.湛藍的眼眸含著淚花.

所以才有了開頭的一幕.

「餵.」

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杏渾身抖了一下然後回頭看了看.

「我可沒准許你出去啊.」

瀨名一把抓住杏的手,把手中的雨傘打開給杏遮擋著雨滴.聽見刚才女孩子小心又膽怯的聲音,他的嘴角往上揚了幾分.

「就算是我,也想做出學長的樣子啊.」

原本被牢牢的抓住的手,又被少女一下子甩開.他不知道她是哪裡來的勇氣,可以把他的手甩開.他有些生氣的看著杏,少女剛剛憋回去的淚水有一次奪眶而出.

「我也沒有想強求著前輩陪著我,如果不願意的話就算了.如果前輩一直是這麼自我的話,就算是製作人我也會受不了的.」

「那些早已散落的日子就讓它飛去吧…」

剛想要轉身離去的杏,卻又被丟下傘的瀨名一把抱住.

「可以聽我說話嗎?王女也是要聽聽騎士的話的啊…最後一次了.」

他板著的臉露出一絲笑容.

「我喜歡你,杏.」

「我也是.」

※後續.

「但是前輩真的是太過分了啦把一個女孩子扔在水裡真的不會覺得難過嗎…!雖然說告白的話我是很開心啦但是…」

「啊啊你真的是煩死了,區區一個後輩向前輩說什麼啊?好了好了我也不想在這場雨裡呆下去了我要回去了.」

「誒…討厭前輩果然不喜歡我.」

「你要我說幾次啊…」

「但是怎麼看前輩對我都是無動於衷啊,太過分了吧這也我都跟你表白了你還要怎樣啊前輩…」

「那你要怎麼樣,那就親一下吧.」

「誒!?」

「放鬆…乖…要聽哥哥的話哦?」

#圖源網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