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川_

看這裡。
cn林北逸/sw
主es/cp/陽炎
es敬人凪砂leo推,零晃晃零英敬英涉是雷點
cpEJ推,很ooc的東西是雷點
陽炎kido推,主shinkano,沒有雷點
Q2454416069,如果要加請說明從哪裡來
請多指教。

狮心。

『专属于我们的舞台————♬

            高歌着、也痛哭着呐————♪

但是为什么你走了呢…?』

夏天,Knights毕业的最后一个演唱会.濑名整理好服装,打理好头发后回头推开门看见的是一脸愉悦的雷欧.
「呐☆这算是我们的告别演唱会吧?哇哈哈!!又来灵感了!!」
那家伙一脸愉快是怎么一回事啊…明明超——烦人的.泉在心里暗暗想到,他看见对方的头发上有些脏东西,便抬起手轻轻拂过.
「沾上了.」
「啊啊?是哦!那出发吧!!」
雷欧一蹦一跳的跑向门口.他向泉招招手让他过来,泉叹口气又笑着走了过去.

〖ぼくらはまだ子供のまま、
              こうしてずつと、
                        こうしてずつと、
                                            なんて…?〗

「哦呀哦呀!在座的各位!晚上好~☆」
「啊…一下子来这么多人…真是超——烦的!」
这家伙好像是有心事吗,看上去没有平日里那样了..泉他放下手,斜眼看着雷欧.
开始吧.他不会有事的.

演唱会到了一半,雷欧突然停下笑容,带着留恋的眼神看着台下的观众.他咬着牙,想在忍着什么一样,泉看着他.
就那样看着他.

「各位…这是最后一次看见你们了.」
雷欧开口道.他的眼泪和他的汗水混在一起缓缓从脸颊上流下.「我们Knights…」

「要解散了…」
泉的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雷欧一把扔下手中的话筒,发出巨大的噪音,泉在舞台上呆呆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显得有些呆愣.随后他捡起雷欧扔在地上的话筒.

——随之而来的高歌.

「When it comes to you,
I'm crazy for you.」

                              「I gotta make it for you,
                                        I wanna I wanna.」

      「できる限りここで踊ってるよ.」
             「尽可能的在这里起舞.」

     「手を差し伸べる君はいないから」
             「伸出手 却触碰不到你.」

               「何も残ってないよ.」
             「你什么都没有留下呢.」

海风轻轻拂过大地,在他的脸上流下泪痕.夜晚没有人的回家道路上,泉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小型的音乐播放器,记得雷欧也有一个呢.

  「地図も明かりもない暗闇を彷徨う.」
   「没有地图没有灯光 在黑暗中徘徊.」

「枯れ木を踏んだ音に谁かの影を见る.」
  「在踩踏枯木的声音中 看见谁的身影.」

「虽然不知道你这家伙想怎么样,但是这个ipod我会好好珍藏着的哦.就像游君那样,还有啊,你这家伙,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就说解散什么的啊~?真的是超——烦人的!」
泉一边哭着一边自言自语着,他插上ipod的耳机.
「你是除了游君以外我最喜欢的人了,但是现在看上去很不妙啊.喂!月咏你这家伙知道我最讨厌麻烦的事了吧!!」
「那就不要在我面前哭啊!!真的是超烦人的!!!」

泉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大吼着,他一边听着Knights的专辑,脚步踩着鼓点,一步一步以舞步在黑暗中起舞,满脑子都是那家伙,那家伙,那家伙——
再也不会有人拉着泉一起上台了,也不会一起练习了.看着他呆呆的样子的确是不满——
再也不能看见他笑了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泉笑着,起舞,跳跃,旋转,歌唱,痛哭.自我解嘲,自我沉迷.

       「正しいのか分からないんだ.」
              「不分是非 不辨黑白.」

     「朝日がそっと照らせばもっと.」
        「如果朝阳 将更多 悄然照亮.」

    「悲しくなるよ 全てが见えるから.」
    「会难过啊 因为那样就看清了一切.」

果然…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那个名为「月咏 雷欧」的家伙呢…
『呐、
              你说——
                     「最后的告别」
                                                    是什么呢?』

                     「见えるから」
                      「无所遁形.」

(图源手游《被囚禁的掌心》)
(曲梗《Pierrot》)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