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川_

看這裡。
cn林北逸/sw
主es/cp/陽炎
es敬人凪砂leo推,零晃晃零英敬英涉是雷點
cpEJ推,很ooc的東西是雷點
陽炎kido推,主shinkano,沒有雷點
Q2454416069,如果要加請說明從哪裡來
請多指教。

lofter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牛逼

章海🚗
不多说了,上车?

操他妈的下雨了

丑爆了
就是想深夜吸校长
而已

这的确是我飞的最短的一次,但我感觉我飞了很久。

真的无力。

分享あいみょん的单曲《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她曾活过啊)》: http://music.163.com/song/443875380/?userid=512879547 (来自@网易云音乐)

00:00--07:35

00:00--04:19

红彤彤的阳光照射着雨后的山坡,我和大家一起奔跑着。

从脸颊滑下来的汗水,早就已经体力不支了。

后面还有巨大的怪物追逐着我们。

好累,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不跑下去的话,后面还有什么东西要把我们吞噬一样。所以即使大家很累,但是也不得不跑。

终于,在一个水沟附近,我不幸跌倒了。

由于日夜不停奔波的双腿像坏掉的零件一样散落在地上,身上的皮肤也在一点一点的腐烂,想要说出“救救我”这种话。

但是怎么样都发不出声音来了。

连动都动不了,好痛苦啊。我流下眼泪,看着眼前的金灿灿的阳光…明明只有一会会而已,为什么我得不到…?

大家都在尽力奔跑,剩下我一个人在他们后面倒下了。

只有我一个人落后了。

04:19--7:35

波涛汹涌的海面终于归于平静。我一个人,在凹凸不平的山坡上行走着。早就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我。

似乎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息时间,但是。

已经坚持不住了。

我一下子跪坐在了长满了苔藓的小溪流旁边,任眼泪给神明发送“我不行了”的信号。零零碎碎、断断续续的呻吟从我流着血珠的喉咙中发出。

为什么我要放弃?

看着大家的脚印,似乎都在努力赛跑。

没有人留下来,没有人想被吞噬。

大家都在努力的跑着,连自己的武器掉下来了都不知道;身上背负着的包裹也不知去向…

就连自己当初的爱与梦想,也早就舍弃了。

我驼下背,形成了一个屈辱的姿势。但是这时候痛苦与不甘早就让我忘记了羞耻。眼泪还是忍不住的往下掉,染湿了校服的衣领。

明明只是想保护她,但是却没想到…

小逸在途中已经死了,被吞噬了。

小逸已经不在了。

……小逸不在了,为什么我还要付出那么多?天天都做着没有意义的事情,就算做了也不会有奖赏。这个时代,没有金钱是活不下去的。连神明都在嗤笑着我……

这到底算什么啊?!

我要怎么活下去才好……

明明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简简单单的活下去,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就会像俄罗斯方块一样被消除。如果活的像自己的话就会被人当做异类……

我艰难的抬起头,勉强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星空。

啊啊、谁来救救我…

“阿笙,不要哭了哦。”

…怎么回事啊,这又算什么啊?为什么小逸会和我说话啊?

“阿笙的人生很痛苦哦,北逸我是知道的。但是无论怎么样,阿笙尽自己所能坚持到底了。所以我才会喜欢这样的阿笙。”

“到天国再见吧。”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仅剩的记忆,都是那个时候有关于小逸的事情。

终于,我的身后传来了类似于恐龙跺脚的声音。我手里紧紧的握着小逸身前留给我的东西——虽然只是一朵枯萎的花。

“…好啊,那时候再见。”

我喃喃的说着。在我堕落的最后一刻——

看到的是小逸的影子。

接着是无边无尽的黑暗。

为什么你们只关心别人家的优秀小孩是抑郁,
为什么不关心我啊…………

每个人都有过去,
何必让自己的那么明显,
难道你与别人不同吗?

我不要这样的生活啊,我不要。

我怕疼,我爱我的家人,我不能说想死啊。

啊……怎么做才能……………………

“你在说什么东西啊?”


对啊,我在说什么东西。

我也不是不想保护别人,我也想被人保护啊。在哭的时候被人抱着安慰;一个人的时候有人陪着聊天;困的时候有人紧紧的牵着手…我也想被那个人保护啊,也想钻进哪个人的胸膛小声嘀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