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川_

看這裡。
cn林北逸/sw
主es/cp/陽炎
es敬人凪砂leo推,零晃晃零英敬英涉是雷點
cpEJ推,很ooc的東西是雷點
陽炎kido推,主shinkano,沒有雷點
Q2454416069,如果要加請說明從哪裡來
請多指教。

关于龙的故事

「遇到龍的人,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流下來的傳說。

那是的人們害怕著龍。躲避著他、甚至惡意攻擊他,但是也衹是傳說罷了,並沒有一個人親眼見過。

時至二十一世紀,如果你現在去問路上的上班族或者是上學的高中生,他們可能都會笑著說:「啊,以前還有這回事嗎?」,當做是個玩笑。就算是老年人,他們也會搖搖頭,説:「的確有這麼一回事呢…我記不清啦。」

龍的故事漸漸被人淡忘。

但是對於神明的敬畏可能都還是有的。

但除了一個人,她的名字是「八重 白蓮」。一名國際交換生。

當同學們討論到龍這個話題的時候,她會不插入話題。但是如果要問她,便會告訴你:「這種神話裡的人物,給人們帶來災害或者是喜悅,都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東西。」

說出了令人震驚的話呢,所以她也是風雲人物之一了。

雖然是這樣的人,但是卻有抑鬱症。

白蓮從來不信。

直到有一天——

在一如既往的傍晚時分,她背著書包走向車站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以前從未見過面的陌生的男子。

雖然看不見正臉,卻能看見側面模糊的身影:黑色的微長髮梳的並不整齊,細碎的頭髮粘在額頭上。漆黑的雙眸注視著地面,眼角有些淡淡的紅色,嘴唇很薄。穿著古代南宋時的衣服,但是卻沒有異常的感覺。

白蓮看的入迷的時候,那男子突然回過頭來,走進了她。

「你就是八重對吧。」

白蓮沒有作聲,她抬頭看著這名奇怪的人。

「我,是龍。」

這就是龍。

她看到了。

龍低頭看著她,陷入了沉默。白蓮眯了眯眼睛,開口道:

「龍…先生,可以告訴我您的名字嗎?」

龍蹙眉:「林暗塵。」

「那林先生,」白蓮頓了頓,她低下頭,小聲的說道:

「可以告訴我…活下來的意義嗎?」

無法抑制的痛苦突然傾瀉而出了,等龍回過神,白蓮早就抽泣起來。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我被大家說是冷漠的人,但我又要成為成熟的大人。」

「我不知道什麼才是對的…一旦摔倒了但又爬不起來的我…我不敢想像之後的生活…。」

龍有些手足無措,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撫摸上白蓮的頭頂。

「…當然是不可能一帆風順的啦,如果什麼都沒有經歷發生的話,那不就和死了一樣嗎?」

龍一邊拍著她的背,一邊帶她走回家。

「不需要知道活著的意義,衹要能好好的、讓你自己感覺幸福的活在世界上就好了。就算是再痛苦的事情,也會有光芒照耀著的感覺吧。」

「就算是死,也會變成泥土,然後在土地上開出新的花朵,是豔麗的顏色。」

龍把她送到了家門口不遠處的公園,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符。小心翼翼的牽起少女的手,把符咒放在她手心裡。

「要好好珍惜身體呀,盡考慮著死的事情,一定是因為太過認真的活。」

龍轉過頭看著白蓮的眼睛:

「那麼現在,可以露出微笑嗎?」

龍歪了歪頭。白蓮抿了抿嘴,嘴角向上翹起。

是一個有點笨拙的笑容呢。

龍也笑了,這是他第一次露出笑顏。

「以後你會變成什麼樣呢…真是期待。」

隨後,一陣風吹過,龍便跟著風一起消失在塵世之中。

溫暖的觸覺也從背脊上消失了,回頭看看,什麼都不在了。

白蓮緊緊的拿著符咒,擦去了眼淚。

從那之後,不知名的車站前多了一名穿著漢服,眼角畫著淺妝的女子。

她的手里拿著一張符,上面寫著:

「想死是因為,還未看見你燦爛的笑容呢。」

如果你在傍晚的車站看到這樣一個人,請不要害怕而驚慌失措。因為,

那就是龍。

没有变强,但是秃了

想扩魔都滴maimai小伙伴呀(´;ω;`)
而且好想打milk咦呜呜˚‧º·(˚ ˃̣̣̥᷄⌓˂̣̣̥᷅ )‧º·˚

对错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世界观。

他的设定是:成功、做对的人是错的。相反,失败,做错的人是对的。

那么多人活在那个时代,照现在的我们来看,就是黑白颠倒。

比如说:在学校里考试,考了满分的孩子是错的,则遭受到鞭打的惩罚,考了零分的孩子是对的,就会有奖状和奖品的奖励。

在社会里,小偷偷别人家的东西是对的,但是小偷偷别人家的东西之后又觉得良心会痛,于是还了回去,这样就是错的。错的人要罚款并且坐牢。

就是这样一个有趣恶毒的时代啊。

某一天,一个小孩在教室里坐着。手上拿着零分的考卷,他紧紧的捏着试卷,看着鲜红的分数觉得根本不对。之后,他跑遍整个学校就为了问一个问题:

“你觉得这个分数是对的吗?”

比他低一年级的同学看了看,说:“是对的!你可是优等生呢!像我这种考满分的根本比不上你!”

他的同班同学弹了弹他的额头,说:“怎么可能错!你是我们这个年级学的最好的学生!”

比他高一年级的同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是对的呀,你考得比我当时还好,加油!”

所有人都回答是对的,

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是错的。

那孩子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校门口,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懂他的意思。他叹了口气,走出了校门。

这时突然从远方跑过来另一个孩子,他拉住了他的手臂,说:

“你也觉得零分是错的满分是对的对吧!我也这么觉得!但是他们都不相信我!”

学校里另外一个优等生:凪岛 羽。

那孩子呆呆的看着羽,眼神也变得死了。

“哦。”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之后,那孩子自顾自的走了,剩下羽一个人看着他走远。

「那家伙为什么要说那种话?」

「真是个恶语相向的优等生啊。」

之后又过了很久,直到有一天,突然人们都醒悟了:原来我们一直以来的思想都是错的!

然后人们把设定改成了:成功、做对的人是对的。失败、做错的人是错的。

如果小偷偷了东西,错的!要罚款并且坐牢!没有偷东西,就是对的!

如果学生考了满分,对的!如果考了零分,就是错的!

所以现在的人们都开心的生活着,没有人觉得自己是错的——因为他们已经把之前的世界观忘的一干二净了!

大街小巷的人们高举旗帜呼吁和平:

“虽然时代已经不能用一个错或者对来评判,但是我们还是想要政府还我们一个说法!”

“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这样的左来右去让我们大家都非常困扰!”

手上拿着零分考卷的孩子低声哭泣着: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错的…明明之前我还是对的…!零分……明明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啊!”

困惑不解并颓废的上班族拖着深深的黑眼圈对着上司竖着中指:

“闹够了没有!难道社畜就不是人吗?你这样做让我们大家都不安分!”

一脸惊恐的公司老板;萎靡不振的警察;被学生包围,不知所措的老师…

“——怎么做才是对的啊!你认为的‘对’!是怎么样的?!”

凪岛 羽的后代——凪岛 昴生拿着一张满分的试卷大声说着,他看着那孩子——小野 连的后代。

“你是对的呀,你怎么是错的呢?你看看,你可是满分呢!”

昴生看了看他的试卷,零分。

“你是对的!”

连再次说道。

“哦。”

“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lofter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牛逼

章海🚗
不多说了,上车?

操他妈的下雨了

丑爆了
就是想深夜吸校长
而已

这的确是我飞的最短的一次,但我感觉我飞了很久。

真的无力。

分享あいみょん的单曲《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她曾活过啊)》: http://music.163.com/song/443875380/?userid=512879547 (来自@网易云音乐)

00:00--07:35

00:00--04:19

红彤彤的阳光照射着雨后的山坡,我和大家一起奔跑着。

从脸颊滑下来的汗水,早就已经体力不支了。

后面还有巨大的怪物追逐着我们。

好累,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不跑下去的话,后面还有什么东西要把我们吞噬一样。所以即使大家很累,但是也不得不跑。

终于,在一个水沟附近,我不幸跌倒了。

由于日夜不停奔波的双腿像坏掉的零件一样散落在地上,身上的皮肤也在一点一点的腐烂,想要说出“救救我”这种话。

但是怎么样都发不出声音来了。

连动都动不了,好痛苦啊。我流下眼泪,看着眼前的金灿灿的阳光…明明只有一会会而已,为什么我得不到…?

大家都在尽力奔跑,剩下我一个人在他们后面倒下了。

只有我一个人落后了。

04:19--7:35

波涛汹涌的海面终于归于平静。我一个人,在凹凸不平的山坡上行走着。早就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我。

似乎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息时间,但是。

已经坚持不住了。

我一下子跪坐在了长满了苔藓的小溪流旁边,任眼泪给神明发送“我不行了”的信号。零零碎碎、断断续续的呻吟从我流着血珠的喉咙中发出。

为什么我要放弃?

看着大家的脚印,似乎都在努力赛跑。

没有人留下来,没有人想被吞噬。

大家都在努力的跑着,连自己的武器掉下来了都不知道;身上背负着的包裹也不知去向…

就连自己当初的爱与梦想,也早就舍弃了。

我驼下背,形成了一个屈辱的姿势。但是这时候痛苦与不甘早就让我忘记了羞耻。眼泪还是忍不住的往下掉,染湿了校服的衣领。

明明只是想保护她,但是却没想到…

小逸在途中已经死了,被吞噬了。

小逸已经不在了。

……小逸不在了,为什么我还要付出那么多?天天都做着没有意义的事情,就算做了也不会有奖赏。这个时代,没有金钱是活不下去的。连神明都在嗤笑着我……

这到底算什么啊?!

我要怎么活下去才好……

明明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简简单单的活下去,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就会像俄罗斯方块一样被消除。如果活的像自己的话就会被人当做异类……

我艰难的抬起头,勉强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星空。

啊啊、谁来救救我…

“阿笙,不要哭了哦。”

…怎么回事啊,这又算什么啊?为什么小逸会和我说话啊?

“阿笙的人生很痛苦哦,北逸我是知道的。但是无论怎么样,阿笙尽自己所能坚持到底了。所以我才会喜欢这样的阿笙。”

“到天国再见吧。”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仅剩的记忆,都是那个时候有关于小逸的事情。

终于,我的身后传来了类似于恐龙跺脚的声音。我手里紧紧的握着小逸身前留给我的东西——虽然只是一朵枯萎的花。

“…好啊,那时候再见。”

我喃喃的说着。在我堕落的最后一刻——

看到的是小逸的影子。

接着是无边无尽的黑暗。

为什么你们只关心别人家的优秀小孩是抑郁,
为什么不关心我啊…………